我:
回到家跟米老鼠進行對話。「你爸爸到哪裡去了啦,他不管我們了啦」
通勤時,臉很臭,別人一妨礙到我,馬上露出厭惡眼神。類似久病厭世。
一直逼問你美國語言課程的事進行到那裡,患得患失。


你:
一天到晚看電視,雖自稱可以練英文,我看你是沒人煩,閒到一種境界。
已經吃膩你以前最愛吃的速食、可樂,渴望有個女人煮飯給你吃。
夢到開車載我去上課。


還有很多很多,說明了已經到達我們分開思念寂寞的臨界點,距離你12/17回來,還有好長一段時間,我幾乎已經認為我撐不下去了。

之後的我們會有怎樣的風景。

inosa2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