跟小乖、小乖爸媽吃完燒肉後,我跟小乖先去SOGO買東西,而小乖爸媽則是先回家一趟,之後馬上要趕去某位親戚家。我跟小乖約10點回到家後,洗了澡,坐在客廳沙發上看著今天剛租的「愛情決勝點」。這時,小乖爸媽也回來了,洗完澡後的小乖爸也坐在客廳,就著檯燈,看著報紙,方才離開了客廳,進入臥房,這時大概已經晚上12點半了。

看似平凡再也不過的日常作息。

小乖媽忽地打開客廳門,焦急的告訴我們 "阿公(小乖媽的爸爸)沒呼吸了,快點啦"。


走進阿公房間,小乖的一位醫師表哥,已經正在對阿公進行CPR急救,今天早上剛來交接的新看護,手足無措的站在一旁,小乖媽已經急到哭了出來。

醫護人員很快趕到,繼續著搶救動作,似乎沒起作用,決定送至台大醫院。

這時,大部分的親戚都已經趕到急診室的重大症狀急救室門外,隔著一門綠色布簾,裡面的醫護人員正在搶救,過了10幾分鐘,院方問我們要不要進行電擊,大概是怕阿公怕痛,我們選擇了放棄電擊。

***

「快點進來我房間啦,我阿公在飯廳看電視,他應該認不出來你是男的還女的」。大約6、7年前,我第一次去小乖家,因為剛交往,所以怕被他阿公發現,那時阿公已經92歲了吧。->其實那時小乖的阿公身體還很不錯,只是小乖純粹虧我身型如男人。

因為阿公跟小乖、小乖爸媽一起住,所以每次我去小乖家時,總會見上阿公一面,我沒有跟他聊天的經驗,頂多只有微笑打聲招呼。但我從小乖親戚口中、以及2年前全家族幫阿公辦的100歲生日大壽時所放的POWER POINT中,我可以知道他是一位這樣的人:

他是一家知名企業的董事長,廣受員工的愛戴。
他是一個很愛老婆的老公。
他是一個很愛跟兒子去釣魚的爸爸。
他是一個不會因為對方的家世背景不起眼,而瞧不起他人的丈人。
他是一個常把笑容掛在嘴邊的老人。
他的兒女都很有成就,並且孝順他。


小乖的媽媽很偉大,就我的觀察。


堅持跟他爸爸一起住。還沒請看護的時候,醫護系的她,一個人扛起主要照顧阿公的責任(其他樓上樓下的親戚也會輪流照顧),我看到她專門去買軟的、阿公愛吃的食物,一口一口餵他吃;看到有趣的新聞,也會放大聲量在他耳旁說給他聽,與他分享;還有其他更細微的行為,我可能沒看到,但我從不曾看到小乖媽媽對阿公發脾氣過,總是笑嘻嘻很有耐性的對他的爸爸;就算這兩三年來,請了看護,小乖媽也是每天都會到床邊跟他講話,傍晚時間是阿公坐輪椅出來客廳看電視的時間,小乖媽會特地準備著名表演的DVD,陪阿公一起觀賞。

這幾個禮拜,明顯的感覺出阿公時常在喘氣,抽痰的次數變多了、拉肚子的頻率也比以往多,明顯身體變的較虛弱。小乖媽也正在為新看護的事情傷透腦筋,也許阿公再也不想麻煩大家了,挑了大家都在的週末凌晨,安靜的走完他這圓滿的一生,他不寂寞,房間掛滿了他與兒孫的照片,也可以去相會阿嬤了。

我問小乖:「阿公認識我嗎?」,小乖說:「他當然認識你阿」。我也這樣覺得,因為上個週末他坐在輪椅上看完電視看護正準備推回房間時,我看到他正在看著我,有好幾秒的時間,並且對我笑了一笑。

inosa2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