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/8 @ 春水堂
狂下雨的假日台北,濕著身體趕著去看快要閉幕的第六屆城市行動藝術節「黑暗城市+城市之眼」,晚餐選擇較冷門大阪燒。我提議到餐廳對面的春水堂喝茶。
其實,對於前日我們在電話裡討論職涯規劃問題的僵局,我想要繼續跟你講清楚說明白。這樣的場合與氣氛似乎很合適。

上個禮拜,跟小乖談到我的職涯規劃,一度氣氛僵硬。

當初,會決定這份工作,一來是惰性使然,不想再過著奔波面試被人一一檢視的日子,更何況我還暫住在妹家,說什麼都想要趕快找個穩定的工作,搬出去過一個人的生活。二來是此份職務內容為我從來沒接觸過的日文業務秘書,挑起了我的好奇心。

從8/1工作至今,我發現我好像不是那麼適合這個產業(電池製造販賣)及這個職稱(日文業務秘書)。我想我有可能會離開吧。

想起自己以前找第一份工作的態度,只要是日文相關,管他三七二十一,只要公司名號夠響,先接了再說。就算不喜歡,我也會一直催眠自己不准放棄,這是不付責任的幼稚行為,若非情非得已,否則不會輕舉妄動作出辭職的打算(飛去美國找小乖,就我而言是情非得已)。只是埋頭苦幹,不問自己內心的想法,朋友問起我在哪高就,說出一個不太丟臉的頭銜,也就好過了。

被小乖痛擊這種沒有自主意見的思考模式。

該是自我面對、自我釐清的時候了。我不想一輩子做著與自己違心論的事業。

PS. 時機歹歹,工作不是說換就換,在沒有滿意的工作機會下,為了每月可以固定領取微薄薪水,我還是會苦中作樂一番。只不過,不會斷了我繼續思考人生下一步。

為了你對我的期待,更為了我對自己必須有個交代。

inosa2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