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發現自己心中醜陋的那一面,著實嚇了我一跳。

它其實老早(一直)存在著,在看似平常再也無法平常的日常生活中、在我歡笑愉悅中、在我盡心盡力扮演每個角色中、在我行走著、睡覺著、看電視著、洗澡著、吃東西著。

它會像靈魂一般,永久寄附在我身軀上,直到我死去。

我其實很明白它將永存的事實,卻仍然想效法愚公移山的精神予之消滅之。

沒有用的!!!我大喊著。無助於它每每事蹟敗露的我的驚訝。

賤,何苦自己作孽自己。

inosa2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