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來想一整天都待在家的,認真給他悠閒。


快中午時,你突然打電話給我,問我要不要去光點看費里尼的電影,其實我對費里尼完全不熟(他是個法國電影大師),但想說你對電影的品味也不差,所以就答應了。之後你還問我要不要去大稻埕看煙火,我其實也不知道今年是在大稻埕施放。反正有人邀就去囉。

距離5:30 電影開場還有一段時間,下午我們先在光點的樓上吃飯,你點了套餐,而我只是點了杯「藍色大門」+ 重乳酪蛋糕。



好喝好吃,我想是氣氛使然吧。優雅的用餐環境一直是我很重視的,加上店內音樂我很喜歡,心情愉快當然味蕾也就滿足了。





你硬是要進入人潮最為擁擠的區域看煙火,想到要跟那麼多人推擠,我一副意態闌珊,但你堅持認為人都來了,當然要到最前線,我硬是被妳拖著。


但當我們站在垃圾桶旁的高台時,煙火就在我們眼前,開始感激起你的執意。


站在燦爛煙火下,我一度認為這個國家是美好的。

inosa2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