爺爺於上週日過世了,接到了家人的電話,當時我正在觀看緊張刺激的日韓大戰。

臨時與同事調換休假,於隔天趕回花蓮。

我沒有太多的不捨,因為他已經臥病在床許久了,我想,這也不是他所想要的。

趕緊上天堂,再去做個漂泊少年黑狗兄吧。

inosa2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