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/12/14 Fri
pm@ EZ5
ticket NT600
with 前P社同事


跟你們大約2~4個月會有一次聚會,我們的老地方是EZ5,因為這裡的駐唱歌手有一定的水準,有你愛的蘇子,有好喝的夏日之戀,我們可以一邊聽歌,一邊喝酒,就算大聲講話也不會被白眼,氣氛僵了,只要說:「來,乾杯乾杯」,場子又立即熱了起來。


*


當時我23歲,在桃園埔心當實習老師,約莫6月我在中壢車站接到了P社的錄取通知,欣喜若狂,因為我當時已決心朝業界發展,P社又是一家頗大的日商,感覺前途一片光明阿。


進公司後,我同時擁抱了沉重的工作壓力及可愛的你們。


下班後,我們一起在msn上幹醮公司某某機車同事。

中午12點到下午一點的午休時間,值日生要負責下樓抬便當,洗筷子。午餐間的無聊白爛對話,是上班的唯一調劑。

雖然隸屬不同部門,但我們不會耍心機,若某人被欺負了,在自己的職權範圍,都會想辦法替對方出口氣。

離職時,最捨不得的就是你們。

因為我不知道之後的同事懂不懂我的涵式幽默,是否也會像你們這樣那麼捧場。

也不知道他們可不可以像你們這樣容忍我吃飯慢,每次都要等我,就算耽誤到你們的午休睡覺時間,也不跟我計較,叫我慢慢吃。

在P社的一年八個月,我長大好多,除了要適應公司保守的文化(整套醜灰色制服+白色球鞋/上班一律不准上網),還要上手"生產管理"這個完全沒聽過的職務名稱,最最難的是學習怎麼應付職場小人的一堆法則。每當我偽裝堅強的好累好累的時候,是你們讓我可以扮回那個最真實的自我。


*

今夜,有一些我從來沒看過的新進同事,突然好羨慕他們有你們這麼好的一群同事。

雖然未來我們都會各奔前程,但當年在P社的抗戰情感,請不要忘記。未來都要一直保持聯絡喔。

inosa2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